阿布②号机

一个刷【黄药师×王重阳】的小号。不逆。

【药重】青衫染 下 完结。

一个能者多劳的老黄,一个不胜酒力的老王👏🏻👏🏻👏🏻

双飞彩翼:

给我的 @奇a布 女神!


厨艺不精,将就吃吃~




我的一个女装大佬朋友 下 




顺便优雅不经意实则抓心挠肝的催一下我的《心语》!!!!!

【药重】青衫染。中

无以为报,永以为好(ಥ_ಥ)

双飞彩翼:

把这些能说的都说完,不能说的才能车上见……【远目】







黄药师随王允卿到了前线,仍是女装戴着面具。众人惊异相问,王允卿吞吞吐吐不好回答,可黄药师却大方回答,“他打赢了我,我自然任他驱使。不管是抗金抗银,还是烧火做饭,自是都听他的。”声音仍是悦耳清脆。


王允卿为难地看着黄药师,拉着他的衣袖,“药兄……”黄药师斜眼看着他挑了挑眉毛,“怎么了?允卿是说我配不上你?”


“我……”王允卿更是百口莫辩。


 


黄药师的性子平日里只听允卿的命令,其余命令一概不听。一日众人议事,一人提议不若召开武林大会,组织天下英雄共同抗金,他冷笑一声,王允卿看向他问,“药……林姑娘,不同意?”


黄药师看着那人,“我来问你,若是召开武林大会,你能保证自己是武林盟主吗?”


那人道,“在下功夫粗浅,可是允卿的武功——”


“允卿啊,”黄药师看着王允卿,“允卿,你若是真当上了武林盟主,可会振臂一呼揭竿而起?”王允卿紧皱眉头仔细思索,黄药师又问,“那时若是有人不愿意同你抗金又该如何?”


“这……”


“你们这是在联合武林,还是在分裂武林?”


“我们——”


“若是那些不愿意抗金的人,被金人探子利用该如何?”


“若是朝廷将武林人士认定造反草寇,镇压义军,你该如何?”


“若是有人想要将义军的势力归为己用,对你不利,你又该如何?”


黄药师字字句句都戳在王允卿心上,他的凤目直看进王允卿的眼睛里,“你一腔热血若是白白洒下。岂不可惜?”


 


众人散去,王允卿原本回房休息,可左翻右翻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,索性披衣起身,门外月凉如水,呵气成冰,像是快要有场风雪。王允卿担心黄药师住不安稳,拿起油灯到了黄药师房门口。


刚一碰门,门便打开了,黄药师正在水盆边洗脸,转身从门缝里看见站着的允卿便走了过来。黄药师只着了青色中衣,此时衣带已经解开正敞着胸膛,水滴从额头滑到鼻尖,滴在胸前。王允卿下意识地转过了身,“呃,嗯,那个……”


黄药师突然笑了出来,“允卿把我真的当做女子了?”


王允卿脸上烧了起来,“虽然不是,总归此时太晚,打扰到药兄——”


黄药师拉开门,“快进来吧,若叫人看见,允卿的清白可就不保了!”


王允卿皱了皱眉,“可明明该担心的是你——”黄药师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将他拽进了门。


 


黄药师坐在允卿对面为他斟茶,只是看着他微笑并不发一言。王允卿也算走南闯北水里火里滚过的人,此时不知为何在这目光之下却如坐针毡。


“快要下雪了……药兄,可需要添被褥吗?”


“你需要吗?”黄药师道。


王允卿摇了摇头,“我们修习内功——”说出此话王允卿便后悔了,他内功深厚,黄药师也并非比他差到哪里,何以会问出如此问题。


“允卿是说我不如你——”


“不不,是我失言了,我只是……我也不知道,只是想来问问看药兄是否住的习惯。”


黄药师低低地笑了起来,抿了口茶,“允卿莫慌,看看我的茶如何。”


王允卿只得低头饮茶,黄药师起身到窗边推开窗户,“今日月色好,允卿想听什么?”黄药师转了转玉箫,微笑看着允卿。


王允卿只是莞尔一笑,黄药师坐在窗边,微微颔首,箫声遂起。


 


天气俞寒,抗金义军虽在边境打过大大小小的几仗可终究难成气候,王允卿为此忧心忡忡,相处一月下来,他也深知黄药师虽杀敌冲锋不输任何人,可终究是对抗金不如他们一般热忱。


一日闲下,二人在营外巡逻,王允卿道,“药兄文韬武略、思虑周全,允卿自愧不如,若是能——”


“我原本并不想管这闲事,”黄药师看着允卿,“是因为你我才来的,是因为你拳拳之心,所以替你多想了些。”


“……你还是觉得义军无法成事吗?”


黄药师停下脚步,看着身边干枯的桃树,“有时桃花不开,不全是因为天寒,也可能是因为根已经死了……”


王允卿抚着桃枝叹了口气,“家乡院落里有株桃树,每年都开满树烟霞,而今已经十年未见过了……”


黄药师看着王允卿紧锁的眉头,脱口而出,“我不会走,你想不到的我都会替你想,你可以依靠我。”他折断了那段枯枝,“我会种上上千上万株桃树,我会让它们四季盛开,等你来看。”他抓着王允卿的手将枯枝放在手心,“你可信我?”


王允卿看着黄药师面具下的凤目,他目不转睛,眼神里是毫无掩饰的情意,王允卿躲开了眼神,“药兄,是否把我与哪家姑娘搞混了——”


“我不是因为你是男子或是女子说这番话,”黄药师摘下了面具,“我是因为你是王允卿,我是黄药师。你可信我?”


王允卿紧攥着手中的枯枝,抬头看着黄药师轻声道,“无以为报,永以为好。”



【药重】青衫染。上。

睡早了!!!不知道有没有占到第一个车位_(:зゝ∠)_
没想到黄老邪强抢民男也抢得这么别致的😂

没看过设定的朋友先看设定哈~
确实是【药重】放心食用

双飞彩翼:

我明明是要开车的,为什么写了特喵的这么多还没开上啊啊啊啊啊烦死我自己了!!!!!




又名,我有一个女装大佬的朋友




前因就是我有个考据【薛定谔的祖师婆婆】,让我一直魂牵梦萦女装大佬这个梗,我循环了一百遍女神的☞天地缓缓之后,决定下手糟蹋了这对!!!


顺便 @奇a布 ,每天都想给您打钱!!!




 


“为今之计,我们只有联合天下英雄共同抗金,‘天下兴亡匹夫有责’,我中原英雄辈出,当知没有能一骑当千,万马千军取上将首级的好汉?”王中孚右拳紧握,语气中有隐隐怒气。


而今朝廷偏安,金人肆虐,河山沦丧,即便他舍得自己的血肉之躯,却终是抵不过金人铁蹄,仍需各方力量支援。


“允卿所言极是,我们几人今日散后也要多方打听,广结侠义之士,为抗金大业做准备!”


座上一人似有所思,“侠义之士……可若是女子呢?”


王允卿看着此人,“既是侠义之士,何有男女之分,只是战场终究刀剑无眼,这功夫上恐怕……”


旁座一人笑了下,“你说得可是最近名头正旺的林姑娘?你与她决斗最后怎样了?”


那人摆了摆手,“愧不敢言。”


“可碰到了面具吗?”


“连头发都没碰到……”众人笑了起来。


王允卿看着众人疑惑地问道,“诸位所说的……究竟是何人?王兄双刀功夫精深,竟也是败下阵了?”


“允卿,你是关门做学问做得太久了,怎么不知当今江湖上的林朝英林姑娘?”


王允卿拱了拱手,“请诸位赐教。”


“这位林姑娘倒是无人知晓她的来处,只是听说抚远镖局在遭遇金人时这位姑娘从天而降,将金人杀得落花流水,可之后镖局要酬谢她时,她却嘲笑镖局众人功夫不到家,说中原英雄都死光了,没一个是她的对手。这才让众人气不过去找她决斗!只是……这姑娘的功夫着实了得……我们到真的不是她的对手。”


王允卿笑了笑,“世间还有如此的女子?”


“正是。允卿,你的功夫在我们之上,不若你去找她,若是能让她为抗金出一份力,倒是个难得的帮手。”


 


传说中那名林姑娘在洛水之滨,金人出没之地,王允卿快马加鞭到了洛阳,可却仍不知从何找起,索性便在此住下慢慢打听。酒肆餐馆往往是消息最灵通之处,他住了几日果然让他听到了有人谈论那名姑娘,事情不外乎也是那姑娘从天而降救了众人杀了金兵,可让他注意的是坐在角落里一个着青衫戴头巾的男子,他似是在听人讲故事,喝酒喝得极慢,间或能听到隐约的轻笑声,而后便付钱从王允卿身边经过,他回头仔细听了听,轻功了得。


王允卿感觉此人有些异样,跟着他说不定能找到那姑娘的下落。


青衫男子出了城,王允卿一路尾随,他明显感觉到前方之人脚程加快了,他恐怕已经发现自己了。王允卿不再隐藏,加快了步伐喊了声,“兄台留步!”伸手便要去抓。


青衫男子回身刺出,王允卿连忙后退,定睛一看,刺出的武器竟是一柄玉箫!那男子的头巾落下,发色竟是淡黄,发饰分明是个姑娘!王允卿抬眼看去,那人戴着面具,嘴里不知咽下了什么丸药。


王允卿停了下来,青衫、玉箫、面具,就是此人!


“林姑娘!”王允卿拱手道,“姑娘让在下找得好苦!想不到你竟然女扮男装!”


林姑娘看着王允卿眨了眨眼道,“什么?我?女扮男装?”说着她便大笑了起来,声音清脆动听。


王允卿愣了下,接着微笑道,“姑娘身形高挑,扮作男子倒也十分相像。”


林姑娘转了转手中的玉箫,笑着问他,“你是哪个?”


“在下王允卿,闻听姑娘大名,特来请教。”


林姑娘歪着头,“请教什么?”


“得知姑娘在此保护汉人免受金人屠戮,特来相问姑娘……可否加入我等的抗金大军呢?”


“抗金大军?”林姑娘周围看了看,“没兴趣,既然不是来跟我打架了,那我便走了。”


“姑娘!”王允卿喊了声。


林姑娘转身玉箫刺了过来,“王允卿!我听说你很久了!想说什么先打败了我再说!”


王允卿后退格挡,两人当即打了起来。那林姑娘确实内力深厚,功夫诡异,身形难断,可是王允卿终究是稳扎稳打,万法归宗,略胜一筹。


两人自晌午缠斗至傍晚,难分难舍。那林姑娘朗声笑道,“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!王兄的功夫果真了得!啊!”他摸着自己的咽喉,“时辰太久,药效已经过了。”


王允卿分明看见这林姑娘发出了男人的声音,连忙停下招式,瞪大了眼睛,“你……你怎么会……”


那姑娘歪着头扬了扬下巴,“怎么?我的声音吓着你了?便是有你们这样以貌取人的男子,我才要戴面具吃变声的药丸才能出门,难道女子的声音都必须要如黄莺出谷吗!我就是声音粗,那便如何!”


王允卿皱紧了眉头,手上运气一阵掌风过去,林姑娘的面具立时被吹落。


那姑娘躲了躲脸,再次抬头看着王允卿,大步走到了近前,歪着嘴角笑了下,“你打落了我的面具,可是要娶我的,没人告诉你吗?”


淡黄色发丝落在脸前,犹如鬼魅。


林姑娘抬手摸了下王允卿的脸颊,“王官人……可真是一副好面相……”


王允卿立时推开了林姑娘,那姑娘被他推开却没有恼,只是看着王允卿大笑了起来。


“这……这位兄台,我不知你为何要假扮林姑娘,只是我找那位姑娘有要事要谈!”


“不就是抗金吗?我已经知道了。”那人抬了抬眉毛,“你打赢了我便娶了我,那时嫁鸡随鸡我自是会随你去抗金!怎么样?”


“兄台自重!”


那人大笑了起来,“你若是不愿意,那我便走了!”说罢转身便走。


“兄台!”王允卿又喊了声,那人转身看着他,仍是戏弄的表情。王允卿皱紧眉头,“你到底是谁!那个……林姑娘呢?”


那人收起了笑容,郑重道,“在下黄药师,从来没有什么林姑娘,只是我乔装而已。”


 


“我只听过女扮男装的……药兄男扮女装,倒也是不同寻常……”王允卿好容易找到了形容词。


黄药师哼了声,拉扯着身上的女装丝带晃了晃,“本也不是什么高深的乔装,我连缩骨都没用,只是吃了变声药丸而已,只不过,没人能和我打到药丸失效。”他看着王允卿,“除了你。”


王允卿拱了拱手,“承让。”


“我没让你,打不过就打不过,难道我没胆子承认吗?”黄药师说。


王允卿低头轻笑了下,“药兄这牙尖嘴利,可与姑娘不相上下。”


黄药师笑了出来,“男人都觉得把自己比作女子是侮辱,我却不然,在我眼里那人值得尊重还是唾骂全然不由他是男子还是女子决定,即便今日你王允卿是女子,只要打败了我,我依旧会应了你的事。”黄药师凑到王允卿面前,勾着他的下巴,“说不定还会跟你提亲呢!”


王允卿听罢粲然一笑,“药兄此言,醍醐灌顶。”


黄药师被这笑容闪了一下,王允卿少年英才,剑眉星目,精雕细琢,当真是美得惊心动魄,更有一颗济世救国之心,真是难能可贵。


黄药师不由得玩心大起,“那官人娶了奴家吧?”


王允卿登时面容绯红,张口结舌,黄药师大笑了起来,王允卿也随着笑着摇了摇头。


 


王允卿看着身边的青衫女子,“药兄……何必还要乔装呢?”


那女子的凤目斜了王允卿一眼,“药什么兄!叫我林姑娘!”王允卿张了张嘴,林姑娘凑近了低声说,“你若是叫我娘子,我也答应。”


王允卿苦笑着叹了口气,“我当真是从未见过如兄台一般之人。”


黄药师仰着头,“那是自然,管教你一世都会记得我黄药师!”




 



p2更新《重阳哀辞·遣悲怀》,台词是老邪的原声p2的青年道长用了昔邪。蓄谋已久的歪曲原文。


abo暗示有!生子暗示有!

注意避雷,保护自己~


【遣悲怀】

闲坐悲君亦自悲,百年都是几多时。

邓攸无子寻知命,潘岳悼亡犹费词。

同穴窅冥何所望,他生缘会更难期。

惟将终夜长开眼,报答平生未展眉。







【药重】天地缓缓[完结](同名MV同人)

粮啊喂朋友们!!太感人了,吃一口我都得慢慢嚼,舍不得咽下去

诺木帛炀:

     * @阿布②号机 【天地缓缓】MV同人


     *接上文


     *并没有写什么带感情的情节,这大概是个一见倾心,知己难觅,可是相爱而不得的故事。


     *没有后文


     *欢迎吐槽




      三


      终南山上多了个青衣侠客,惯使玉箫,与重阳宫的王真人是好友,经常能见他们两个一起出入重阳宫。旁人都以为是王真人与他交好,实则是那位青衣侠客不好招惹,非要跟着王真人。


      王真人出门采药他也要远远地看着,明明这山上无人是王真人的对手。


      将要入夜,王重阳煮了茶邀黄药师共饮。


      “药师,再过几日我就要闭关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闭关?”他出自桃花岛,还不甚了解中原的规矩。


      王重阳点头一笑,“就是找一处幽僻的地方独自参悟。”


      “闭关只能一个人吗?”


      “我得独自参破先天功的第二重,所以……”


      黄药师明白,他是在下逐客令了,“闭关需要多久?”


      王重阳喝了杯茶, “少则一月,多则三年。”


      “那我每月来看你一次。”


     “你总不能只把心思放在我这……”


      玉蟾已出东山,终南山上十分冷清,两人坐着不知道还能多说些什么。


      几日后,黄药师亲自目送他进了山洞,并将初次见面时抢走的拂尘还给了他。之后一个月,黄药师没有走,但也没见王重阳出来。没了留在这的兴趣,这一个月过得浑浑噩噩,王重阳那些个门人他看着也是心烦,索性便下山了。


      黄药师一路南下,准备回桃花岛。将要走到临安,天降大雨,他找了个客栈投宿。


      “前几日我们遭金兵抢夺,幸得一位道长所救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听说有位武艺超群的道长召集了许多江湖侠士抗金,莫不是他?”


“应该是了,就是不知那位道长现在如何,金兵可是四处围捕他们呢……”


      黄药师拍着桌子走到那两个食客旁边, “你说的道长姓甚名谁?”


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是特别清楚,只听得有人称他、称他王真人。”


      是他?他出关了?黄药师问清楚地方跟客栈买了马连夜赶了过去。“知你武艺高强,心怀大义 ,可你出关后就立刻上阵杀敌,真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已是深冬,一群黑衣铁骑闯入村寨。王重阳捂着被流矢射穿的右肩躲在空屋中。屋外,雪花簌簌地落下,白茫茫的一片中,那几个黑衣人格外刺眼。他们逐个搜着茅屋,眼看就要搜到王重阳的藏身之处。王重阳紧握着佩剑,凝气等着。


      黑衣人前脚刚踏入屋中,还未迈进后脚便被掌风打到一侧。


      他提着佩剑冲出屋去,十几个黑人便从四面围过来,拔出弯刀上来就砍。王重阳左手拔剑出鞘,击退这个,又过来另一个。若是平时,他对付这么多人不算难事,偏偏这次受伤在右肩胛,左手剑他并未练过。


      胡人的功夫也不知道是什么路数,几百招下来还没脱身。王重阳虽下了杀手却还是击不退他们。一时恍惚,身后一人朝他的背上的心俞穴打出一掌,王重阳顿时吐出一口鲜血。那是他内功的一个命门,被打中便会真气涣散。纵使他还能使出招式,却没了刚才的力道。


      弯刀转眼就要砍向他,已是生死一线间。


      “叮——”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刀尖振出来,那弯刀掉落雪中。久违的青衣侠客从三丈外弹出一颗小石头,救了他一命。


      王重阳的佩剑从手中滑落,随即跪在了雪地中,用手捂心,口中倒着鲜血。黄药师从马上飞身过来,用玉箫打中几个黑衣人的死穴。他搂着王重阳站了起来,脚点着倒下的人用轻功回到马上。勒马往一边奔去。


      “重阳?你怎样?”


      他说不出话,心脉被打断,胸中如被剑刺穿一般痛。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黄药师带王重阳躲过追兵,找到一个客栈为他疗伤。他使出全身的内力,全部汇集于王重阳的掌中,“你可别死啊,我还没见识你先天功的第二重呢。”


      王重阳内伤过重,桃花岛的疗伤内功完全止不住他真气扩散。黄药师逼出自己守护心脉的最后一丝内力终于护住了他的心脉。


      黄药师收了掌力,扶住力竭倒下的王重阳。良久,他叹了口气,“在终南山你说要闭关,是为了赶我走吧?”


      他与王重阳切磋过,尽管王重阳没使出全部的实力,他那先天功也可见一斑,若是练到第二重怎么可能因为命门被击中伤成这样。


      黄药师喂他服下九花玉露丸,又找来剪刀和绷带。他剪开王重阳的衣服,替他包扎好狰狞的伤口。好好一个在山中苦修的道士,竟为了抗金遭这种罪,值得么。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街上,金兵张贴着捉拿他们的告示。黄药师在窗边看着,等人群从告示边散去,他走到床边叫醒王重阳,“跟我回桃花岛吧。”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四


      桃花岛上,四季如春,江南还在下雪这里却已桃花开遍。桃花岛的金疮药很管用,王重阳受伤的肩胛已经恢复得如从前一样。只是外伤好治内伤难医。


      黄药师用自家的内功替他疗伤,可内力运到一半就会被王重阳体内游走的真气推回来。他左思右想都没有解决的办法。


      “我失了内力,与你比武再也无法取胜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诶?一向自恃武功天下第一的人怎么会说出这种话?”


      王重阳苦笑, “我只是与你切磋时胜了你一招,你就说我自恃天下第一……”


      “世上千千万的人,而我只输给过你,我都服气了你却不认?”


      王重阳不再与他争辩。


     在桃花岛的这些时日,很平静。但日子一天天过去,王重阳的内伤总是不好。黄药师翻遍医术典籍都没有一个例子和王重阳是一样的,恼得他把写医书的名医骂了个遍。比起黄药师,王重阳又没那么焦急,还一直宽慰他,说自己再养养就好。


     黄药师见他还能平淡的去积翠亭赏鱼,内心才平复了一些。


     然而避世久了,王重阳又开始不安起来。


     黄药师看着他紧锁愁眉心里已知了一二,“我知道你想回中原,可你伤势还没好,我总不能让你去送死。”


     “我会小心的。”


     “不许去!”


     自从提了要回中原,这平静的日子就有些将就不下去了。谁不喜欢太平盛世,但世道如此,纵使他对山林海岛有百般不舍,也不得不去牵挂那些正遭受苦难的人。


     “我有办法恢复内伤……”


     黄药师有些生气,合上医书,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
     “先天功可以治病疗伤,只要我从头练起内伤就能自愈了……只是……”王重阳笑着看他,“我得回终南山。”


     “真是白救你了,亏我还以为你懂我待你之心。”


     黄药师恼了,很久都没理他。王重阳看着稳重实则莽莽撞撞,一点都不叫人放心。武功再高也不能跟千军万马相抵,这个道理他总是不明白。


     翌日清晨,黄药师还在沉睡。昨夜,王重阳在他平日养生的茶里多放了几颗酸枣仁。


     他去山谷中采了一束花,捆扎好放在他的枕边,就像之前在终南山是黄药师做的那样。“世上永远不缺王重阳,缺的是你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王重阳走了,执意要离开的人用什么都挽留不住。桃花岛似乎从来没有多过那个人,他的心他的人都留不住。


     而他是桃花岛主,离开这里不过是去流浪,永远没有归宿。


 


     五


     十几年后华山再见,王重阳已是全真教创教的祖师,当初被黄药师看不上的他的门人甚至都有了自己的名号。


     华山之巅,武林上能说的出名字的都来了,为了《九阴真经》和天下第一的名号多少人打的头破血流。半日后,华山只剩了五个人,力挫天下天下群雄而不倒。


     “王真人武功精进了不少,更胜从前啊。”


     “贫道不敢与桃花岛主家传武学相较。”


     五人将要出手之时,黄药师抓住了王重阳的手腕,“王真人如今的境界,还需要抢这天下第一的头衔吗?”


     王重阳浅浅一笑:“贫道也是世俗之人。”


     黄药师放下他的手腕,抱拳对向另外三人,“七兄、锋兄、段皇爷,莫要手下留情,这《九阴真经》在下要定了。”


     欧阳锋笑他:“黄岛主似乎不把王真人放在眼里啊。”


      “黄岛主与王真人一早便相识,峰兄来自西域自然不知。”洪七提醒他。


     王重阳看了一眼黄药师又看向他们,”今日比武不论朋友交情,大家尽力吧。”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华山论剑,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。


     全真教的祖师得了天下第一,来重阳宫拜师的人把门槛都踏破了。祖师不愿再收徒,七个弟子的能力也不过如此便没有再传武功。无人知晓他是否练了《九阴真经》,也无人能解他的心。


     他依旧是从前不温不火的样子,只有师弟做了出格的事才会皱个眉。众人都怕他敬他,他也越来越不说话,也不笑了。只有黄药师来的那一次,他像是比往常高兴了许多,还跟弟子说了很多话,传了他们“北斗七星阵”。


     之后黄药师走了,他又恢复了从华山回来之后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那日,他携着师弟在屋中打坐,周伯通在他前后跳来跳去,摆弄这摆弄那。过了一个时辰,他也累了,就坐在师兄对面的蒲团上休息。


     王重阳真开眼睛看着他,突然语重心长地说:“伯通,有件事我想托付给你。”


     “师兄把《九阴真经》给我看一眼我就答应。”


     王重阳闭上眼睛不说话。


 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师兄你说,我答应就是了。”


     “你还记得那个总穿青衫的人么?”


     周伯通敲着头想了想:”那个被师兄打的满地找牙的东邪?我记得他,哈哈哈,他可好玩了。”


     “等他下次再来重阳宫时,你跟他说……就说我还在闭关……”


     “师兄你怎么又要闭关了?不行不行!闭关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

     “这次,不是了……恐怕今后,都不会再闭关了。”


     “嗯?师兄你是要去哪玩吗?怎么能不带我一起去。”


     王重阳摇摇头,“我大限将至,估计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了,你记住我的话,其他的都不要说。”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六


     花自飘零水自流。


     山中孤坟前,身着青衫的男子吹奏完一曲独自站着。


     点上香烛,袅袅青烟悠悠而上。


     “你总有事不说,到后来我也忘了去问……”


 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 “华山之巅我探你脉息,你扭转真气骗我,其实重伤未愈……”


 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 “你都不在了,我要这经书又有何用?”他俯下身借着烛火点燃书页。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风卷书角,停在了一页,里面夹着一张被压的没有褶皱的纸条。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午后,王重阳扶着香案读《南华经》,袅袅青烟遮挡着他的侧脸,突然从窗外弹进来一颗小石头,力道刚刚好把香炉推开。王重阳瞥了远处坐在栏杆上的人一眼,继续看着经书。


     一会儿,又飞来一个小石头,这次不偏不倚击中了他面前的经书。石头外面裹着纸条,定是那人写的。


     王重阳将小石头从书上挪开,合上经书出了门。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“春蚕到死丝方尽”旁边是王重阳写的“蜡炬成灰泪始干”


 


     火苗燃尽,都不在了……

【药重】天地缓缓[一](同名MV同人)

最近的粮,掉落得猝不及防!

诺木帛炀:

    


      *本文是  @阿布②号机  太太MV同人


      *情节依据阿布太太MV大纲


      *很像长篇的短篇


      *未完待续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初春,无风无雨。无故人。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“贫道有一事相求,还望……”


      黄药师打断了他,“切莫见外,有事不妨直说,我定竭力办到。”


      王重阳从怀中拿出两本书,黄药师眼前一亮,是之前他们在华山之巅争的那两本《九阴真经》。


      “这是做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王重阳摩挲着书面上的那几个字,“贫道将要闭关……”他看着黄药师的眼睛,“希望黄岛主能替我保管这两本《九阴真经》。”


      黄药师觉得他的托付有些匪夷所思,怎么,华山论剑打了七天七夜,这位天下第一却不屑于这两本经书中的上乘武学吗?“王真人,你可知,只要练完这经中的武功,下次华山论剑胜负可就难分了。”


      王重阳抬眼一笑,“那,黄岛主可愿只是替我保管?”


      黄药师凝眉想了一会儿,不多言,接过王重阳手中的经书纳入怀中,“既然在我这,你便安心闭关吧。”


      王重阳掩着笑,拢了拢衣袖遮住被东邪碰到的右手。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自从揣着《九阴真经》离开王重阳,黄药师就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。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,让那欧阳锋知道,逼得他躲了一路。想来是因为他带着《九阴真经》让那西毒不服气了,看不惯他因为和王重阳的关系得到好处。


      “黄岛主,别人施舍来的经书你也敢要?”


      黄药师才找到这么个偏僻的庄子又被追上,一回头,果不其然是那个凶神恶煞的欧阳锋。“哼,你也可以凭本事抢。”说完,直接飞身上了屋顶,踏着青瓦往后山跑去。


      纵使他的武功已经达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步,连续跑了近一百里也是有些乏了,估计那西毒也是一样,但欧阳锋似乎对《九阴真经》执着的很。无奈,他绕着山中又跑了一程,后又躲到一棵生在峭壁上的树上,才终于把他甩开。


      “王重阳啊王重阳,你倒是闭关清净去了,让我替你挡这麻烦。”黄药师攀着峭壁上的岩石上了崖顶,“他日见了你,定要你加倍还我。”


      黄药师环顾着四周,确实不见有人。他也好歇歇脚,休息片刻了。


      这崖顶视野极好,放眼望去似乎能看到终南山。不晓得这半月重阳宫里的重阳真人过得可还好,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说在安心闭关呢?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二


      那年初秋,年纪尚轻的黄岛主刚从桃花岛出来,中原武林还没人见过这样不羁的侠士。不遵礼教不懂规矩,要不是他武功高,定不会有人看得起他。


      不过这位黄药师不是很在乎闲人的评价,尽管说他是海上蛮夷的人越来越多,但他不在乎也就没事。


      只是那天,被他教训过的小道士吵嚷着说要让师兄来教训他,口口声声称他的武功路数不正,就这本事接不过他师兄三招。


      呵,有趣,他黄药师是第一次听人说他接不过别人三招的。一时不服,他提着那道士的领子上山去找“师兄”。


      他踹开那道观的门,“去把你师兄找来。”


      小道士连滚带爬跑进屋内,不一会出来一个相貌清奇的道士,托着拂尘不愠不怒,不像是要为师弟报仇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“你师弟说我接不过你三招,我不信。”


      “贫道学武只是为护得自己,守一方安宁,并不是要争个强弱。多谢善人替我教训顽劣的师弟。”说罢便要走。


      “等等,道士,你如何称呼。”


      “贫道法号重阳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你是王重阳?”黄药师有些吃惊,他知道终南山有个武功奇高的王重阳,竟然就是眼前这个?可他面相温和,身形消瘦怎么都不像是传说的绝世高人。


      黄药师转动玉箫,提起内力向道士打出一掌。道士轻挪一步避开了。“贫道不愿与你较量……”道士话未说完,黄药师又出招,用玉箫打落他手中的拂尘,接着手一勾接住拂尘把玩起来。


      王重阳失了拂尘,揣手站着,只是换做斜着那双桃花眼看他,“你要喜欢就留着吧。”


      能弄得这道士乱了阵脚也很有趣啊。又要出手,可王重阳却背过身去缓步往屋内走。


      黄药师敛了内力,暗笑。


      随后许多天,道观里经常出现一个戴着面具的“梁上君子”,可这君子也不说遮一下那青衫。每当王重阳闭目打坐的时候,就有小弟子过来告状,说那青衣客一直盯着师父看。头几次他还会提醒弟子不要管他,可越没人理,那青衣客就越放肆,经常在道士做功课或者夜晚众人入睡的时候吹奏洞箫。


      一日日的听那箫声,那些没练成内功又静不下心的小道士自然心烦意乱,无心修道。王重阳叹了口气,只要他不伤人,也就不刻意计较,估计等他觉得无趣了就会离开。


      午后,王重阳扶着香案读《南华经》,袅袅青烟遮挡着他的侧脸,突然从窗外弹进来一颗小石头,力道刚刚好把香炉推开。王重阳瞥了远处坐在栏杆上的人一眼,继续看着经书。


      一会儿,又飞来一个小石头,这次不偏不倚击中了他面前的经书。石头外面裹着纸条,定是那人写的。


      王重阳将小石头从书上挪开,合上经书出了门。


      “你下来吧。”


      “终于不耐烦了?”黄药师问他。


      王重阳抬头望着他,“贫道想请你喝杯茶,和你交个朋友。”


      黄药师从屋檐上跳下,落在他的身侧。“我烦了你两日,你不说教训我倒是要和我交个朋友?”


      “若说是朋友,便可切磋一二,若说是只想打架惹事的无聊之辈,那贫道就要下逐客令了。”


      黄药师闭口不言,他真是喜欢这道士的态度。


      “敢问善人如何称呼?”


      “在下黄药师。”

当时 流水默默晴夜听潺潺

月下 细说红尘轶事共二三

卿涉溪而登彼岸

南华卷

无心去翻



北极圈cp也在努力产粮!!!


BGM:《天地缓缓》

感谢伦桑的授权


片源:《新射雕》《新西游记》《仙剑-云之凡》剧情注释见评论区~


网络一线牵,看到都是缘。求推荐求转评呀❤谢谢大家!!!😘

奇a布:

 

  

设定:九门不仅有各自的营生,还共同经营着长沙城最大的药堂——会心斋。张启山从集中营逃脱路遇齐铁嘴,在齐的帮助下一路打拼,坐上会心斋头把交椅。

二月红开始对张、齐心怀芥蒂,随着误会开解三人摒弃前嫌携手办药与美日商会周旋......

A段:仿电视剧片头,含鹿活草主线,B段:抗、战爆发前,九门在长沙共同度过的最后一年。戏份:一八>二>其他

迟来的完结贺,算是正剧向群像吧~

  

视频素材:《老九门》 

音乐:《大宅门》《迎春》作词:易茗,作曲:赵季平,演唱:胡晓晴 

 

后面图片是不是更新了2p?!!往后翻啊盆友们

幽幽:

【邪阳同人】凭海藏玉(番外篇)
根据@阿布②号机 大大经典mv衍生出的同人文番外篇,主要交代“郭德巴赫猜想”以及正文后续,cp黄药师x王重阳,借鉴部分abo设定,男男生子,雷者慎入!

【EG向】【药重】有些小事(一)

我发现新粮总比人家慢一步,嗅觉迟钝(ಥ_ಥ)

从零:



基本全靠扯系列 | 这人最近有病 | 更新随缘 






|  1  |


黄药师打算带王重阳去桃花岛住些日子,他嫌王重阳老待在观里太闷了。


“病都是闷出来的”,他如是对王重阳说。


王重阳本来对自己待在哪没有什么意见,只不过放心不下自己的一众弟子和一个爱捣蛋的师弟。




其实黄药师要带王重阳去桃花岛还有一个原因,而且还是直接原因。




王重阳分给那些臭道士的时间太多了,每天两个时辰的论道,两个时辰的武功,每天保不齐还得个别指点一下。除了吃饭和睡觉黄药师基本见不到他人。黄药师很不高兴。




分别那天,周伯通握着王重阳的手使劲舍不得。嘴里絮絮叨叨,王重阳向来是听惯了的不觉得什么。但黄药师觉得那双手非常碍眼。忍了一会,没忍住,张嘴说道,你们都回去吧。


周伯通有点跳脚,全真教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话啦!


但他扭脸瞅了师兄一眼,没敢说话。


毕竟他现在已经不能确定,师兄是哪边的了。


暴躁。








|  2  |




黄药师觉得自己有病。


因为近来他非常希望王重阳能向自己撒娇。


黄药师觉得这个想法太不好了,一点也不符合自己宗师的性格。


他决定忍。


那几天王重阳老怀疑黄药师是不是如厕不太痛快。


黄药师忍得好痛苦。


平时王重阳忙的时候还好说,一旦闲下来凝着双桃花眼瞅他,他就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。


终于有一天,黄药师舔着脸说,你跟我撒撒娇呗。


王重阳以为自己耳朵堵了,你跟我说话呢?


黄药师顿觉自己宗师的性格有点崩,给了王重阳好几天背影。


这天黄药师在房里研究乐谱,王重阳敲门进来,黄药师还是觉得有点丢人就没理他。


王重阳似乎酝酿了好久,这才坐在黄药师身边,捡起他的袖子拿在手里,拽了几拽,问,这样行吗?


黄药师高兴的没把谱子撕了。




TBC